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2022-08-13 09:29:36 来源:火狐全站app官网入口 作者:火狐体育直播在线观看 点击:4
动车司机杨勇的人生片段:战友说他绝对沉稳最大爱好是钓鱼

  距离贵阳北站两百多公里处的月寨隧道,是贵广高铁全线座隧道中的其中一个,也是贵广线上列车的必经之路。出隧道后,驶过跨寨蒿河大桥,便是位于贵州东南部的榕江站。

  黔山贵水间的宁静突然被打破。近日,贵阳北至广州南的D2809次旅客列车行驶在月寨隧道口时,撞上突发溜坍侵入线号车发生脱线。危急关头,值乘司机杨勇在5秒内采取紧急制动措施,果断撂闸停车,保障了车上旅客的安全。而高速行驶的列车滑行超900米制动距离后,撞上榕江站站台,车头损毁严重,杨勇不幸殉职。

  噩耗传来,杨勇生前战友从各地奔赴至遵义,送别他最后一程。出生于1976年的杨勇,来自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17岁那年,他曾赴千里之外的海南省海口市,成为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退伍后,杨勇被分配到铁路贵阳机务段工作,从一名普通的铁路工人,逐渐成长为一名技术过硬的动车司机。

  多名同期服役的战友、老乡向南都、N视频记者讲述了他们熟识的杨勇,那个“内秀、沉稳、不爱说话”,却时刻用行动关心战友的“热心肠”。

  端午节小长假第二天,全国铁路共发送旅客433.6万人次,开行旅客列车6250列。火车站内行色匆匆的乘客或出行旅游,或回到家乡。

  自2014年12月贵广高铁正式通车后,贵州正式跨入“高铁时代”。这个假期,D2809次旅客列车一如往常承担着每日9时从贵阳驶往广州的任务,9点自贵阳北站出发,穿行于高峡深谷之间。按照计划,列车将途经龙里北、三都县、从江、桂林西、恭城、钟山西、贺州、肇庆东,最终抵达广州南站,全程运行里程867公里。

  10时许,列车停靠在三都县。10时01分,经过短暂的两分钟经停时间后,值乘列车长通过对讲机向司机传达行车信息:“D2809次司机,D2809列车请关门。”

  司机是来自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贵阳机务段动车组的杨勇。接收列车长信息完毕后,杨勇通过对讲机,用一句再平常不过的司机作业标准呼唤应答用语回复列车长:“D2809次关门,司机明白。”

  如无意外,列车再次启动后,将于10时40分许到达从江站。14时34分,广州南站将见到D2809次旅客列车进站的身影。

  车窗外,端午节前后的“龙舟水”如约而至。6月3日10时,中央气象台曾发布预警称,贵州东部和南部分地区有大到暴雨,可能伴有短时强降水,局地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

  10时05分,D2809次旅客列车的前序列车G2929次动车正常驶过月寨隧道,按照既定路线停靠榕江站后,正常办理旅客上下车。约15分钟后,D2809次旅客列车也将经过同一条线路,唯一不同的是,榕江站并非D2809次旅客列车停靠点。

  贵广高铁全线跨黔桂粤三省,共有隧道238座,月寨隧道是其中之一。榕江站位于三都站和从江站之间,驶往广州方向的列车在驶出月寨隧道后,将立即经过跨寨蒿河大桥,随后进入榕江站。这里地处云贵高原向广西丘陵过渡的边缘地带,地势自西北向东南倾斜,河流深切,中间地势低落,山地特色明显。

  事发当日,受降水影响,月寨隧道出口边坡上松散的表层土体被大量浸润,土强度显著降低,甚至土体成为流动状态,产生顺坡流动,俗称“溜坍”。

  山体发生坡面泥石流,雨水裹挟着山坡上的泥土一泻而下,侵入铁路线路。隧道口突然发生塌方,最先发现异常的是正在D2809次旅客列车驾驶舱的杨勇。

  彼时列车高速穿行于月寨隧道中,侵入线路的泥石流阻挡了列车的去路,来不及思考,杨勇迅速采取紧急制动措施,果断撂下手闸,试图让列车刹停。

  纵然大幅减速,列车仍不可避免在出隧道口一刻撞上倾斜泥石流,随即7号、8号车发生脱线。据目击者描述,列车冲过泥石流后,“歪歪扭扭”地滑行至榕江站。

  滑行900多米制动距离后,列车车头冲上榕江站站台,剧烈撞击后,列车终于在榕江站刹停,冲上站台的车头损毁严重。

  10时31分,经历惊魂一刻的列车长立即通过对讲机联系位于驾驶舱的杨勇,“D2809次司机有吗?”

  对讲机中没有再传来“司机明白”,列车长心里开始忐忑,通话记录中仅剩列车长一句疑惑地嘀咕:“司机联系不到。”

  列车刹停后,乘客们和列车员同被困于列车中。车上工作人员立刻联系救援队,并开始安抚乘客的情绪。

  贵州省消防救援总队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事故发生后,贵州省黔东南州消防救援支队立即调派榕江大队6车26人前往处置,同时调派黎平、从江、丹寨、战勤保障大队5车26人前往增援。由于车头损毁严重,在救援现场贵州消防救援人员需要利用破拆工具打开变形车头,救助伤员,疏散被困人员。

  榕江县人民医院工作人员在当天10时40分接到部分伤者后,随即开展抢救、包扎伤口和输液等工作,另有一部分伤者被送往榕江县中医院救治。有乘客称,事发时其亲戚在列车卫生间,撞到了鼻子和嘴巴。

  事发后披露的详情让人们记住了这个名字——经车载数据分析,值乘司机杨勇在列车行驶至榕江站进站前的月寨隧道内时发现线秒钟内采取了紧急制动措施,果断撂闸停车,保障了车上旅客的安全。

  南都记者了解到,在危急时刻撂下生命中最后一把闸的杨勇,曾是一名在海南省服役的退役武警战士。

  南都记者从武警海南省总队海口支队了解到,杨勇出生于1976年,于1993年12月入伍,服役于原武警海南省总队海口市支队第二中队(现武警海南总队海口支队执勤六中队)。

  田纪恩是杨勇下中队后第一任班长,在他眼中,入伍时尚不满20岁的杨勇是一个“内秀”的小伙——外表不显眼,但实际上聪明、细心。“他不太爱说话,但是工作兢兢业业,团结同志,尊重上级,服从命令,总能圆满完成中队赋予的各项任务。”

  虽然是班长,田纪恩只比杨勇年长三岁。在他印象中,每逢部队组织召开队务会,杨勇总是会认真做笔记,“是让我比较少操心的一个小伙子”。

  田纪恩告诉南都记者,在部队时,他常用“活到老学到老”教导战士,在他看来,杨勇真正践行了他的教诲,拿到了动车驾驶证。

  退役后,杨勇被分配到铁路贵阳机务段工作,文化程度不高的他坚持刻苦自学,先后获得了货车、火车和动车驾驶员资格证。从普通铁路工人干起,先后任代务副司机、工长、火车司机、指导司机、地勤司机等职,一步一个脚印,逐渐成长为一名技术过硬的动车司机。

  和杨勇曾同时服役于原武警海南省总队海口市支队第二中队的陈光彬,是同来自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的老乡,他告诉南都记者,杨勇的父亲一直在铁道部门工作,杨勇选择进入铁路局,或许是受到了父亲的影响。“服役时,他常常和我们讲他父亲的经历和教育,他告诉我们怎样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

  陈光彬告诉南都记者,杨勇身上保持着“绝对的沉稳”,服役时的一个细节至今令他印象深刻。“我们的战术训练是在沙地训练场进行,沙地里常有硌手的沙子和石子。有一次训练姿势是侧卧,他的衣服被磨破了,左手背都被沙子石子划伤流血了,还一直在坚持。我们问他痛不痛,他就是说不痛。”

  近段时间,陈光彬身体抱恙,杨勇知道后,外出钓鱼后回来还不忘送他一条“战利品”。陈光彬向南都记者回忆,他与杨勇最近的一次通线日。“由于工作安排,杨勇不能常常回老家。在休息时间,他就打电话了解我的病情,关心我的身体。”

  在陈光彬眼中,杨勇是个“热心肠”。“他对战友的关心,是用行动来表达的。”

  D2809次旅客列车脱线事故消息传到陈光彬耳中时,他的内心“咯噔”了一下。

  “我记得他不久前才调到这条线上。”想起战友杨勇是动车司机,陈光彬立即给对方拨打电话——无人接听。

  14时许,D2809次旅客列车殉职司机名字公布,田纪恩随后接到战友的电话,被告知殉职司机正是曾经的战友杨勇。

  “很难受,心情很沉重,但我完全能理解他作出的选择。”田纪恩说,对杨勇在5秒时间内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的行为并不意外。“3年的军旅生涯,在他的骨子里烙下了舍生忘死的使命担当,更磨炼了他临危不乱的处突能力,杨勇是好样的。”

  田纪恩告诉南都记者,事故发生后,十几名在贵阳和遵义的战友即刻启程至杨勇家中表达慰问,并协助善后工作。之后,再有三名退伍战友受各方委托,从海南飞赴贵州,代表海南战友为杨勇送上最后一程。

  5日,运送杨勇遗体的车队回到他的家乡贵州遵义,当地居民和包括陈光彬在内的战友们,拉起“向英雄战友致敬”“迎接英雄战友杨勇回家”的横幅自发地前来送别。

  收拾起难过的心情,陈光彬来到杨勇家中协助整理遗物,才发现,杨勇生前一直保持着写日记的习惯,“而且字写得特别好”。

  7日上午,杨勇追悼会。战友们身着统一着装,在追悼大厅外灵柩经过之处两旁列队,送别他最后一程。田纪恩说,接下来,他们还会组织捐款,给予因公殉职的战友家属后续保障。“只要有我们这帮战友在,就会一直有人做好善后的工作。”

  退伍28年,田纪恩始终留着服役时与队友的合影。在田纪恩展示的照片中,相较于神采飞扬的队友,青涩的杨勇显得有些腼腆,也不常露出笑容,但目光坚定。回忆起同杨勇相处的点滴,田纪恩感叹道,多年来,杨勇始终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奉献,“我们的社会需要像他一样的英雄。”

  采写:南都记者 何嘉慧 黄驰波 实习生 邱滢诗 廖泳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中国自制无人驾驶磁悬浮列车2020年试行 外国网友如此评价 下一篇:g开头的火车是什么车(火车G字头是什么意思)